大发平台

  1. <acronym id="azzvl"></acronym>
    <output id="azzvl"><legend id="azzvl"></legend></output>
  2. <code id="azzvl"><rt id="azzvl"></rt></code>
    <code id="azzvl"></code>

    <dd id="azzvl"><u id="azzvl"></u></dd>
    <output id="azzvl"><legend id="azzvl"></legend></output>
      <acronym id="azzvl"></acronym>

      1. 歡迎書友訪問快快讀書網
        首頁首輔家的長孫媳 第797章 牢獄之災

        第797章 牢獄之災

            皇帝給大皇子請的老師,竟然因為私德不修被彈劾,起因便是老師的長媳竟然懸梁自盡,死者的陪嫁婢女卻狀告主母是被翁爹逼奸才懸梁,死者的家人便大鬧起來,這事傳得沸沸揚揚,御史言官自然聽聞了風聲。

            這件事故究竟是何真相?春歸問蘭庭。

            岑公自來品行端良,我是不信他會行為此等有悖人倫之事,可雖則岺郎君一再申明,妻室是因所生二子相繼夭折一時想不開才走了絕路,可女家卻根本不信岺郎君的解釋,一口咬定婢女的供述才是實情,唐閣老及喬家緊咬此件不放,煽動黨羽接連彈劾,皇上已經下令讓都察院徹察,且先行罷免了岺公博士之職,大皇子因為替老師申辯,也受到了皇上的責斥,皇上之意,無論真相如何,誹議纏身者都難以再擔當皇子業師,大皇子只顧私情而不顧國法,可見岺公確然失教。

            尊師重教本就是君子之德,皇上怎能憑此反而責備大皇子失教?!春歸蹙著眉頭。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后金一事,皇上是想著借岺公事件,助唐黨聲威,讓更多朝臣附議興兵討伐后金。

            蘭庭把局勢看得明白,但春歸也知道他會寸步不讓,擔心固然擔心,也不能在這些社稷大事上亂出主意,本是歲月靜好的生活就突生了些愁悶,又怎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天春歸剛好收到了父親的家書。

            顧濟滄高中金榜后授職翰林院修撰,到華晏三年才自請了外任為官,時今任南康知府,因長子華彬業已考中進士留六部觀政,所以只有莫問陪同義父赴職,春歸對自家三哥吊兒郎當的性情極不放心,生怕他照顧不好父親的起居,所以時常去信問候父親安康,而顧濟滄便是公務繁忙,收到女兒的家書后也會立時親筆回信,而這回的家書,也照舊是道平安而已。

            春歸把父親的手書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才收到匣櫝里放好,總想著這段時間心緒不寧,生怕透露于筆端,豈不反而惹得父親遠在異鄉也擔憂京里的事,故而便沒急著再寫回信。

            正喝著沉香飲休身寧神,怎知道梅妒掀了簾子進來,說起一件湯回在外頭打聽得知的大事。

            好端端的,外頭都在傳言安平郡王竟突然薨了,湯回不敢拿道聽途說一事稟報給大奶奶,特意去安平王府外頭兜了幾圈,果不其然瞧見大門口白幡都掛了起來,院墻里頭哀哭陣陣,不多久,又見一隊錦衣衛直奔進王府里去,還有巡衛在驅散圍觀的閑人。

            春歸只覺一陣心慌。

            雖她一時半會兒理不清頭緒,莫名便覺這件事故大大不妙,幾乎想立時去尋易夫人打聽,到底忍住了,蘭庭這三日又恰好輪到了在內閣值夜,不能回太師府,春歸好容易等到三叔父回府,才趕去詢問詳細。

            趙清城證實了傳言不假:數日前,宗正寺才獲報安平王府的一個婢女有了身孕,安平王上書,為那婢女請賜選侍名位,怎知今早,安平王與那姬人卻雙雙為府里的內侍刺殺,刺客竟然也刎頸自裁,皇上得

            報后雷霆震怒。

            春歸這時也已有了幾分冷靜,蹙眉道:皇上追封安平王之父為孝穆皇帝,必是因為先帝遺令,先帝廢安平王儲位并下令將其軟禁于王府,心中必定不忍,卻也知道只能如此才能徹底打消皇上的猜忌,所以先帝勢必也有遺令,叮囑皇上不可再對安平王有加害之意。但前段時間市井便有流言誹語,私議皇上對安平王一直仍有防范,且有意斷了孝穆皇帝一系子嗣,而今安平王府的姬人剛剛被證實有孕,竟與安平王一同被刺殺京中豈不更會興生誹議質疑皇上殘害血親子侄?

            所以皇上才不能掩蓋安平王的死因,否則無法平息誹議,需知先帝宣告天下的傳位詔書,可是贊詡皇上友睦手足心懷仁厚,倘若不能證實安平王之死與皇上無關有負先君寄重,必然大損今上尊威。趙清城也緊蹙著眉:皇上已經下令錦衣衛徹察此案。

            春歸憂愁道:侄婦心中著實不安,就怕這事故是針對太師府的陰謀。

            三夫人一聽這話也焦慮起來,問道:老爺可見著了蘭庭,蘭庭如何分析?

            趙清城搖頭:如今我在都察院任職,與蘭庭在朝廷是不便私見的,且今日發生此等大事,內閣幾位相臣也都被皇上詔入乾清宮商議了,不過,皇上授令的是陶嘯深督辦此案,陶嘯深應當不至于對太師府不利。

            豈知次日清晨,春歸剛剛才處理完早間的常規事務,湯回便慌里慌張趕來了斥鷃園,告訴一件晴天霹靂。

            是沈閣老府上的家人悄悄來了太師府,告知昨晚,皇上忽然下令將蘭庭緝拿關押詔獄!

            詔獄?皇上因何將內閣相臣押禁詔獄!春歸大驚失色。

            沈學士府的來人只敢透露,是與安平王遇刺案有關!

            這天陽光似乎格外炙烈,晃得春歸兩眼金星,但她愣怔只有數息時間,便下決心,她不能只在太師府等待,她要立時入宮求見皇后。

            明珠是從慈寧宮聽說了蘭庭身陷詔獄一事,一時也是憂急,但這回連惠嬪都不知應當如何應對才好,只建議莫不如請易夫人入宮商量,明珠正舉棋不定,又聽聞瑤雪似在喝斥什么人,她隔著窗喚了一聲,瑤雪須臾便入。

            是哪個宮人犯了大錯不成,可少見你這樣肅厲。

            是一個小宮人不知在外頭聽了什么話,跟人嚼舌,幯┱Z焉不詳。

            明珠蹙眉道:私議什么閑話,才氣得你這么疾言厲色的?

            瑤雪猶豫,緘默不語。

            明珠越發心浮氣躁:而今是什么情勢,你竟還把事藏著噎著,若再有個耽延,造成的后果我都怕擔當不起。

            瑤雪見皇后發了急,才不敢再瞞,膝跪著稟道:也不知那奴婢從哪里聽來的話,竟敢說說皇上對顧夫人早年間還是先帝一朝,東宮冊封大典上,發生了什么珍瓏殺局,是已經故世的陶才人說漏了皇上愛慕顧夫人,又說這回皇上怒急下令將趙閣部關押詔獄,是意圖逼迫趙閣部與顧夫人

            話說得仍是結結巴巴,明珠卻也聽明白了,拍案大怒道:真該死,在這節骨眼上宮里竟然起了如此不堪的謠言,喚那奴婢進來,我要親自審她究竟是聽什么人在毀謗君上!

            惠嬪急忙阻攔:娘娘息怒,更請慎重,這件事哪怕徹察,也察不出背后主謀,反而會鬧得內廷風風雨雨,且這件事倘若真是無端之言,那主謀哪有膽量竟敢毀謗君上,想必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阿蘇竟然連你也這樣說!明珠胸堂急速起伏:若不徹察,難道這些謠言就不會繼續傳揚了?難道就不會鬧得內廷風風雨雨了?不僅皇上聲譽大損,便連阿姐鬧出這樣的禍端,擔罪的只能是阿姐!

            惠嬪只好說得更加明白:娘娘細想,主謀是誰其實根本不用徹察,必定是貴妃!貴妃可是大受壽康宮太皇太后庇重,所以娘娘徹察,必定會察到太皇太后身上!太皇太后怎會無端毀謗皇上,所以妾身才敢斷言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明珠有如遭遇雷轟,簡直難以置信,而瑤雪聽了惠嬪一番話,也懂得情勢十分急險,這時再也不敢隱瞞,把她多年前察覺的蛛絲馬跡如實上告皇后,哽咽道:并非奴婢對娘娘不忠,實乃據奴婢觀察,皇上雖對姑太太有意姑太太卻無動于衷,奴婢便心懷僥幸,暗忖皇上雖有這心思總不至于強迫姑太太,兼且皇上對趙閣部又是如此倚重,也只能摁捺,時移日久,也就淡忘了那念頭,倘若奴婢告訴娘娘,豈不反而會讓娘娘憂愁苦惱,更甚是娘娘因此埋怨皇上有違德禮,鬧得帝后失和,奴婢便更是萬死難贖罪錯了。

            惠嬪見皇后呆怔不語,也是長嘆一聲,繼續分析道:娘娘,更加不可忽視的是貴妃挑這時候透露這件事端是何目的有何居心,正是為了激怒娘娘徹察此事,待謠傳再難遮掩,皇上固然會氣怒,可又怎會怪罪太皇太后呢?也只能是埋怨娘娘使事態惡化,安平王遇刺,皇上絕不能因此受到誹議,趙閣部入獄一事也必然與此相關,貴妃是為了讓娘娘徹底與皇上離心!

            所以,娘娘非但不能徹察此事,而且也不能允同顧夫人入見,娘娘要讓皇上相信娘娘與皇上才是一條心,事事皆以皇上為重!

            明珠直盯著惠嬪,好一陣才道:你說得都在理,為了大郎我的確應該明哲保身,可我不能眼看著皇上逼害忠良強霸臣妻!姐夫會刺殺安平王?姐夫會讓皇上承擔誹議?這分明就是有小人陷害誣篾!皇上哪里不知姐夫的品行,姐夫的忠義?皇上是動了妄念,他明知姐夫無辜卻想借這回事故逼迫姐夫與阿姐就范!不,我絕對不能容忍皇上如此卑鄙無恥的行為,不能眼看著皇上拆散阿姐姐夫一雙恩愛夫妻,便是因為此事,惹皇上厭惡廢我后位,我也認了。大郎是皇上的親骨肉,皇上總不至于六親不認遷罪大郎,我被廢位,大郎也就不是嫡子,也不再有必要去和其余皇子爭儲位。

            惠嬪聽皇后把廢位的話都說了出來,也知道自己是勸不住了,只安撫道:娘娘切莫焦慮,再是如何,也先見見顧夫人再說吧。

            (快 快 讀 書 網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首輔家的長孫媳小說,收藏本站在線閱讀。


        同類推薦:開掛闖異界 兌換傳奇戰記 抗日之陸戰狂花 玄事檔案 農門喜事:將軍,種田去 首輔家的長孫媳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重生之完美人生. 貼身戰兵 真實的視角 諸天大圣人

        凤冈| 察哈尔右翼前旗| 关岭| 朝克乌拉| 曲周| 昆明农试站| 花都| 塔城| 雅江| 武城| 奉化| 花溪| 勐海| 五华| 贡山| 崇左| 湄潭| 龙泉| 嘉黎| 平泉| 达州| 乡宁| 韶山| 庆云| 金溪| 克山| 山阳| 琼结| 凤阳| 阜阳| 乐至| 纳溪| 桂阳| 金塔| 西宁| 赵县| 达川| 阿图什| 正安| 潍坊| 纳溪| 额尔古纳| 海城| 灵台| 平湖| 平乐| 合浦| 乐昌| 琼中| 土默特右旗| 通许| 福海| 科尔沁左翼中旗| 华阴| 临高| 泗县| 都兰| 惠州| 乌鲁木齐牧试站| 喀左| 沂水| 漳平| 本溪县| 本溪县| 宝过图| 乌伊岭| 庄河| 太仆寺旗| 汶上| 蓬莱| 张北| 蕉岭| 洪湖| 开原| 北仑| 呼兰| 临颍| 鹤庆| 莱阳| 常宁| 务川| 南部| 讷河| 孤家子| 化州| 景谷| 大余| 瓜州| 且末| 海林| 衡阳县| 宾县| 商丘| 防城| 曲麻莱| 潢川| 成都| 瓦房店| 防城港| 文安| 河口| 莒县| 十三间房气象站| 淮阴| 磐安| 太仓| 大通| 西青| 清流| 四平| 福鼎| 鄂伦春旗| 潞西| 曹妃甸| 托里| 城步| 资源| 孙吴| 讷河| 硕龙| 镇雄| 兴仁| 色达| 平阳| 阜康| 双阳| 佛山| 东阿| 汤原| 常熟| 石景山| 呼兰| 瓜州| 安乡| 青州| 滑县| 淮阳| 迭部| 当涂| 通山| 乾县| 涿鹿| 新龙| 泾县| 成县| 恒春| 安图| 罗田| 石棉| 海力素| 正镶白旗| 富阳| 双峰| 乐山| 藤县| 畹町镇| 香日德| 西充| 三台| 茶陵| 利辛| 铁卜加寺| 江宁| 大洼| 攸县| 图里河| 雄县| 衢州| 道孚| 德保| 满都拉| 石拐| 乾县| 长治| 武陟| 克拉玛依| 都昌| 新龙| 南陵| 韩城| 津南| 泾源| 饶河| 连江| 奈曼旗| 托克托| 肇源| 麻黄山| 平遥| 米泉| 富阳| 咸丰| 邳州| 广丰| 固镇| 天池| 杭锦后旗| 奇台| 香河| 凉山| 鄢陵| 九龙| 鄂州| 武隆| 金塔| 弋阳| 铜锣湾| 鹤山| 东丰| 西乡| 咸丰| 当阳| 泌阳| 来凤| 安多| 青州| 绥芬河| 贵南| 盂县| 南雄| 金湖| 汤河口| 城口| 滑县| 高县| 同江| 阿里| 丰城| 得荣| 屏边| 于洪| 临河| 绥滨| 阿城| 容县| 万年| 河南| 高平| 稻城| 无棣| 铜锣湾| 汕头| 襄城| 潞江坝| 资溪| 南沙岛| 诸暨| 玉山| 东丰| 呼中| 青县|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平邑| 滨海| 蔡家湖| 长阳| 昔阳| 保亭| 孟连| 舞阳| 喀喇沁旗| 柳城| 枣庄| 安龙| 祁县| 兰考| 大方| 霞云岭| 仙桃| 普格| 三江| 晋宁| 汇川| 织金| 武平| 新蔡| 榆次| 澳门| 肥西| 文安| 中环| 比如| 宁洱| 香日德| 容城| 孟津| 邻水| 集安| 紫荆关| 丰城| 禄劝| 信宜| 万山| 铜鼓| 西华| 沁源| 屏边| 株洲县| 五华| 海盐| 内邱| 旌德| 伊克乌素| 桂林| 胶南| 平潭海峡大桥| 安阳| 理塘| 海口| 云阳| 海拉尔| 光山| 通渭| 江阴| 小灶火| 长阳| 延长| 四平| 盐亭| 哈密| 彭水| 六盘山| 平利| 佛山| 石泉| 延津| 玉山| 都安| 白城| 即墨| 西连岛| 保山| 珠海| 剑阁| 吉安| 钟祥| 耀县| 科尔沁左翼中旗| 建宁| 托里| 新巴尔虎左旗| 阿拉善左旗| 满洲里| 马公| 香港| 定陶| 毕节| 康平| 礼泉| 邹城| 鹿邑| 温岭| 安陆| 广水| 随州| 吉木乃| 吴江| 吴忠| 共和| 奈曼旗| 羊山| 抚州| 洛南| 弥勒| 东明| 青阳| 梁河| 莘县| 泰兴| 古蔺| 鄂伦春旗| 丹阳| 平阳| 永丰| 宜昌县| 吉安县| 建始| 酒泉| 阿瓦提| 苏尼特右旗| 沙河| 文山| 灵台| 平台| 通山| 嵩明| 昔阳| 德清| 万山| 潼南| 商河| 平度| 彬县| 长岛| 汶上| 寿阳| 梧州| 金山| 运城| 息烽